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招忠博客

回忆、反思、实录。

 
 
 

日志

 
 
关于我

余本灞陵桥畔一种地之农夫,躬耕渭滨近五载,幸逢邓公恢复高考,始受高等本科教育,继读硕士、博士,在三尺讲台传道已逾三十三个春秋。因为亲历“文革”和改革两个历史时期,加之政治学专业之缘故,作为教授,余所有思考、研究、发声也主要围绕文革和改革这两个关键词展开。

网易考拉推荐

忆四弟望辉(原创)  

2017-04-21 09:55:28|  分类: 忆亲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弟望辉不幸逝世已近二十年,每次想起这件悲痛往事,内心都感刀割般地疼,这成为自己内心一道永远无法痊愈的深深伤痕,几年来,当我几次提笔写他,但每次只能写一两句,就根本无法写下去了,今天再次提笔,我仍是强忍着内心的眼泪,给人们叙说他的事迹,是为纪念!
       望辉出生于农历1962年11月13日,我生父母总共生了七男三女,三个幼时夭折,望辉弟就是这个多子女贫穷家庭降生的第六个孩子,也是第四个男孩,小我四岁,是我的四弟。与生父母家其他兄弟姊妹相比,我与他幼时一起玩耍时间最长,相处最和谐,思想交流也最多。我们两人不光是骨肉同胞之情,还是学伴,更是互相分享思想的知心者,其情份更胜于其他兄弟姊妹。
         幼年的望辉是一个早熟的孩子。俗话说得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像他那样很小的时候就那么懂事的孩子尚不多见。四五岁时就非常懂得父母的疾苦,知晓穷家过苦日子之艰难。生母做饭时,他来烧火和拉风箱(烧煤时助燃的一种鼓风工具),主动分担喂猪和喂鸡等等活计,总是替大人分忧。
         他的心特甜,天性非常善良。 他最看不惯以强凌弱,看到这种情形往往会充满怒气,咬牙切齿。亲戚朋友家里如果发生不幸,他就会非常痛苦。听别人说,我养父母家的小妹妹生病住院时,他非常着急,拿来自己的钱让县中医院紧急抢救。记得我生父母家一个小男孩,四五岁左右的时候夭折时,他正好在我养父母家,我们两人回生父母家时,当他听到这个噩耗,当时痛哭流涕,捶胸顿足,非常痛苦。
        四弟幼时聪明伶俐,自尊性极强,非常敏感,凡事追求超完美,这无疑使他活得太累。每每家里来客人时,他招待最殷勤,炖茶、装烟,忙个不停,待人接物非常周全和周到,到家作客者无论是长辈、同辈,同村他村,谁都喜欢他。由于生父母家与我家是邻村,从这家到那家,一伸脚就到,望辉经常来我家。每次一到我家,在爷爷奶奶和父母亲面前,总是嘴甜腿勤,跑前跑后,端茶倒水,装饭洗碗,以致四位老人一看到望辉,都喜得合不拢嘴,笑得非常灿烂,在他们的目光和言谈中充满了对他的赞许和肯定,对我这个哥哥来说,真有喧宾夺主之感。上学前,他在马家坪带我大姑的孙子,给大姑一家人也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四弟人长得也漂亮,瓜子脸很白很白,双眼皮,头发有些自然卷,个头比我稍高点,非常注重整洁和卫生,当时虽然家里贫穷,缺衣服穿,但仅有的几件衣服都洗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四弟的智商超人。用今天时髦的话说,他是那种智商和情商双全的人,这种人比较少见。我在当地也算会读书的聪明人,但他的智商远在我之上。未读书前,几位数的乘法,他用心算很快就会出答案,而且几乎没有误差,我给他教生字,无需说第二遍遂记牢在心,记忆力超人,我在学校学的歌教他唱两遍,他马上就会唱。如果他生在知识分子家庭,注重早期智力开发,我甚至认为幼年时的四弟做一个神童也不是没有可能。
       望辉九岁读书,他读路园小学一年级时,我读路园中学初中一年级,正好高他六级。当时路园中小学合在一起,实际上是一个学校。他从读小学一年级一直到中学三年级毕业,学习成绩一直是全班第一名,并且一直担任班长,读初中时,一个年级有好几个班,他的学习成绩也总是位居榜首,而且不偏科,文理科都很棒,每年都被评为学校三好学生。老师喜欢他,虽然是班长,但在同学中人缘也非常好,大家都是真心服他,是一个人见人爱、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渭源一中读高中时也一直担任班长。
       他的自律和勤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望辉读书从来不需要老师和家人督促,家人反而操心他读书过头累坏身体。后来恢复高考后,他没日没夜读书,大家担心他身体受不了,每每劝他别累着。他每天读书、锻炼、午休、晚睡都按部就班,严格按时作息,从来不马虎,一丝不苟,做事非常严谨,也非常细致。
       望辉弟也不是那种读死书、死读书的人,他喜欢独立思考。在读高中时,就对历史问题与当代政治问题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在我读大学、大学毕业工作以及读硕士研究生期间,每次回老家时,都与他有过非常深入地思想交流,我们在一起高谈阔论,说古论今,谈天说地,非常尽兴。尽管我当时已读了硕士,正在读博士,但他对我的观点经常发表不同意见,他对我表达不同意见也从来不讲究方式方法,都是直抒胸臆。他性格温和,表现激烈态度时也就是嗓门大点而已。我们两人无论一起玩耍,还是论学,都非常和谐,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甚至连脸都未红过,这在兄弟姊妹关系中比较少见。但有一事我一直对他不满意,一直到我参加工作前,他和五弟从不喊我哥哥,为此我爷爷多次当面批评过他们,但他们仍是我行我素,屡教不改,后来我成为大学教师后,他们两人才感觉再不喊哥哥也说不过去了,才改口喊我哥哥。
       望辉的懂事、聪明、伶俐、干净、整齐与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幼时待人接物比较木讷和迟钝,穿戴的衣服和帽子、袜子等都比较邋遢,经常满身污垢,一身泥巴,读小学时还经常满脸墨水,记得当时生父母那边四爷家的一位叔叔在路上只要看见我便骂:“看你脸上摸得五麻六套的,将来肯定是个当土匪的材料”。我这人脸皮很厚,现在叫心理素质好,无论别人如何责骂我,过后就忘,吃饭仍狼吞虎咽,一倒头便呼呼大睡,而且鼾声如雷。读书和做事的高度自律和勤奋、喜欢独立思考,我倒是与四弟很相像。
       高考落榜是望辉人生转折的标志。高中毕业那年,四弟参加了当年的高考,令他和大家都感到意外的是他居然落榜了,这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第一次挫折。他从第一天读书开始到高三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一直是一班之长,一直是在鲜花和掌声中成长,挫折这个词从来没有在他人生的词典里出现过,加上他志向远大、天性敏感,好胜性极强,这次失败对他有难以承受之重,他被击倒了!接着复读再考,落榜,再次复读复考,复落榜,后来终于考取了西北师大教育系,大家松了一口气,他自己的精神也改观了,谁知恋爱的事又不顺,其脆弱之心理再次受到冲击,心理疾病加重。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县委党校工作,这份工作既轻松,又悠闲,工资也高过1970年就参加工作当过公社经委主任的大哥,大家对他的讲课反应也好。谁知当时找了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作妻子,这个人不大懂事,对丈夫不知体贴,只知闹腾,使其心理疾病越来越加重,1999年9月13日,他走上了跳进水库大坝自杀身亡的悲惨之路,想来令人非常惋惜和痛苦。
       二十多年后反思,我作为家里读书最多的人,也是与他关系最亲密的哥哥,与他交心不够。虽然在他高考方面我也有不少的支持,在他不顺利的日子里,我也开导过他。但说句良心话,那是我个人奋斗的历史时期,不停地折腾,考硕士,读博士,几次调动,搞得我心神疲惫,没有更多精力关注望辉弟。
        当时的人们,就是在城市的高级知识分子阶层中,也根本没有关注到人的心理疾病问题,对心理疾患的知识也几乎等于零,在县城和乡村,更觉得这是大男人脆弱的表现,不但不认为是心理疾病,更多的人还认为是软弱无能,甚至表现出对患心理疾病者的鄙夷和不屑。我虽然没有当着望辉弟面表露过他软弱,但内心也觉得他心理不够强大,在这种社会氛围里生活,他的心理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想来,自己没有尽到一个老兄开导和关心之责任,内心也很内疚。
       从四弟望辉的悲剧中,我深深体会到:挫折教育对一个人的成长多么重要。他敏感和要强的秉性,又特爱面子,使其抗拒挫折的能力很弱,而我脸皮厚,天性迟钝,反而经受挫折能力强些,任你权贵压迫,生活磨难,挫折重重,愈挫愈奋,越挫越勇。
       我与四弟望辉最后接触是1996年暑假,我考上博士后,和女儿回老家,接我的母亲来长沙带女儿。与他见面时,他听说我考取博士,非常高兴,接着对我非常郑重而严肃地说:“我如果不害病,肯定也能够考取博士”。我感觉到:他还沉浸在昔日的辉煌成就中不能自拔,他仍生活在往日的虚幻之中,永远回不到自己实实在在生活的现实世界之中,这也是他心之累的根源,而解除这个心病只能用心药,这就是心理治疗,而当时我们大家都不懂这一行,这个社会从来也不把心理疾病当病来看待,悲剧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