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招忠博客

回忆、反思、实录。

 
 
 

日志

 
 
关于我

余本灞陵桥畔一种地之农夫,躬耕渭滨近五载,幸逢邓公恢复高考,始受高等本科教育,继读硕士、博士,在三尺讲台传道已逾三十三个春秋。因为亲历“文革”和改革两个历史时期,加之政治学专业之缘故,作为教授,余所有思考、研究、发声也主要围绕文革和改革这两个关键词展开。

网易考拉推荐

刻骨铭心的1977年高考(原创)  

2017-04-12 11:37:38|  分类: 李招忠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年10月21日,我从每天播放八个革命样板戏和队长每天早中晚喊社员出工的高音喇叭中听到教育部关于《全国恢复高等院校入学考试的通知》。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心情非常平静。 由于我家地处消息闭塞的甘肃偏僻小山村,亲朋好友中没有一个当时在社会上有头有面的人物,没有任何获得小道消息的渠道,我对这条突发新闻当时还没有能力完全消化。我心里想:如果高考采取推荐和考试相结合的办法,就是推荐高中毕业生的百分之九十,也轮不到我。
       后来当我打听到所有的高中毕业生都可以参加高考,按成绩择优录取消息时,我当时的震撼不亚于1964年中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内心非常激动和兴奋。
       我从读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毕业,在我就读的那个公社中学,各科学习成绩都棒,这种学生当时极少,特别令我自豪的一点是当时以学校的笔杆子被师生称道。说句良心话,考大学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梦想,但谁知偏偏生不逢时,1965年入学,1966年就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大学招生停止,那是一个藐视知识、轻视文化的荒唐年代,十年不招大学生,十一年不招研究生,也不派遣和接受留学生,中间虽招收少量的工农兵大学生,但叫推荐和考试相结合,这一关如果在大队和公社没有硬关系的人,几乎没有推荐的可能,所以,我上大学的念想在当时基本上是绝望了。
         恢复高考的消息,重新点燃了我上大学的梦想,由于自己对国家高考政策的观望,加上参加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不准假,我正式备考时已离高考时间只有十四五天了。
        当时的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是最大的政治,其他所有的事情都要为他让路。 阳历十二月的甘肃,已是天寒地冻的严冬,土地已经完全封冻,用钢钎用力锤打,费尽吃奶之力才能锤开一铁锹土,一个人干一天也挖不了两车土,这时修梯田,根本没有任何效率。然而,当时的甘肃省委书记冼恒汉左得要命,在文革后期,他曾经说过:“不搞好阶级斗争,粮食过了太平洋又有什么用?”的极左流行语。他当时提出冰冻三尺不歇工,农民虽然出工不出活,但每天必须耗在工地上,农民私底下管这种行为叫秦始皇修长城—磨民呢!
        我们大队正好是公社所在地,公社党委朱应选书记亲自指挥督战,七个生产队的社员集中在上坪和寺坪生产队的地里修梯田。当时讲究人海战术,工地红旗招展,人声鼎沸。朱书记每天早上五点半就开始站在通往工地道路的十字路口值勤,无论哪个社员迟到都一律罚站,大队一班领导紧随其后,一起督导,气势逼人。我当时白天参加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只能在晚上复习考试,记得临近高考十天左右的时间,我才下了决心停工复习,尽管我家当时人多劳力少,但父亲大力支持,当时同村我的表哥,家中劳力非常多,我姑父怕耽误挣工分,没有停工复习,最后考中专以5分之差落榜,想来也非常遗憾。当时大队领导在工地开大会时明确点我的名:“不参加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复习考大学,思想不好,走白专道路,就是考取了我们也不让他去。”面对大队干部对我施加的重大政治压力,我父亲丝毫不为所动,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备考,父亲作为目不识丁的一个农民,他的见识和胸怀至今想来仍令我佩服和感恩。
       1977年高考由各个省自主命题。我在中小学一直不偏科,文理科都行,但由于高一教育界学掀起黄帅和张铁生的热潮,反教育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复辟回潮,使学校重新陷入瞎折腾,导致自己高中的数理化没有学好。加上我虽然逻辑思维强,但动手能力弱,图像能力更差,我学高中立体几何时有一次考试居然不及格,这是我中小学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不及格。在中学,代数、物理、化学考试几乎百分,当时农村中学没有实验设备,物理和化学的很多实验我都是死记硬背下来的。由于我喜欢写作,在农村当农民的五年时间里,我始终坚持笔耕不缀,也经常看文学书籍,文科学习没有间断,这样,1977年,我选择报考了文科。
       当时甘肃文科考生考四门课:政治、数学、史地、语文。政治、数学、语文三门课我在中学都学过,但史地课的世界地理我从来没有学过,在县城新华书店也找不到完整的世界地理书籍,更不用说课本。我只好买了几本世界地理的单行本,记得还没有专门写亚洲地理的书,我买的单行本是西亚、东亚、东南亚、南亚分开的地理通俗读本。我大哥是文革前的初中毕业生,我找来了他的历史和地理课本来作为参考。
        那时的我,精力非常充沛,注意力高度集中,除了吃饭睡觉,全部时间都用于复习功课,每天复习达十四五小时之久。复习累了倒头马上入睡,醒来立刻苦读。我在数学复习方面用时比较多,数学需要演算习题,语文是长期积累的,短期主攻语法,花费时间很少,政治、史地都是需要记忆的科目,当时我记忆力很强,复习地理时,这个地方的物产、气候、人文等看两遍基本能够记住,好记性帮了我的大忙,不然这么短的时间不会有这么高的效率。
       我也不是死读书的人,善于思考,特别对政治一直比较敏感,当年的政治试题我都测对了几道,也使我们村一个考中专的女同学当年的政治考试受惠了,她当年考取了白银技校。后来我的弟弟和外甥在渭源一中读书,他们老师在课堂谈到我时,竟然说我记忆超人:“这个人历史、地理、政治课程可以顺着背,也可以倒着背,遗憾他没有读渭源一中,如果读了我们中学,就会考到北大去”。还传我刻苦学习的神话时,居然说我拉架子车也在读书,就更离谱了!
      1977年高考在12月10、11、12日进行,因为我没有学过外语,只考了两天。我的考场在灞陵桥旁边的清源一小。
       当时是计划经济时代,整个县城好像只有一两家饭店,而且都为国营,没有粮票休想吃饭,至于有没有招待所和旅社,我就更不得而知了,反正当时的人几乎不流动。
      我家距离县城十公里,本来骑自行车没有问题,但我怕出意外,还是决定晚上呆在县城。
      因为是十年后再次高考,十届高中毕业生参加高考,加上所有人都想碰碰运气,甚至有些在学校成绩很一般的人也参加了高考。母亲为我参加高考,在伙食上也给予了优待,用白面烙了几个死面炕子,这就是我高考两天的干粮,至于这两天喝什么,由于时间太久,已经不记得了。当时考生晚上都呆在县委大礼堂,近千人挤在一起,人声鼎沸,非常嘈杂。我这位已经做了五年人民公社社员的人,对这种环境倒非常适应,没有任何铺垫,都可以席地而坐,到后半夜居然可以席地而睡三四小时,我之憨傻至今想起仍感不可思议。
      之后两天的考试具体情况我头脑中已没有任何印象了,但感觉试卷答得非常顺手,每门课几乎都是一气呵成,只有数学有一道题不太顺手,但后来也做完了。
       四十年光阴风驰电掣,人生苦短,明年十月我就要退休了,但1977年的高考是我这一辈子刻骨铭心的一件大事,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我脑神经还在继续运转,我就不可能忘掉它,站在今天的历史高度看,这是一件改变中国几百万年轻人人生前途命运的一件伟大历史事件,也是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一页真实历史记录,值得国人永远铭记!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