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招忠博客

回忆、反思、实录。

 
 
 

日志

 
 
关于我

余本灞陵桥畔一种地之农夫,躬耕渭滨近五载,幸逢邓公恢复高考,始受高等本科教育,继读硕士、博士,在三尺讲台传道已逾三十三个春秋。因为亲历“文革”和改革两个历史时期,加之政治学专业之缘故,作为教授,余所有思考、研究、发声也主要围绕文革和改革这两个关键词展开。

网易考拉推荐

湖南农学院的一年半(原创)   

2017-03-06 11:27:09|  分类: 李招忠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九一年一月,我从甘肃张掖师专政史系调入湖南农学院社科部。当时工资按地区分类,张掖师专地处西北边陲,每月工资218元,调入湖南农学院后降至180元,降了38元,但与妻女相聚,无远隔六千里的思念之苦,也很幸运。 
        湖南农业大学的前身是1903年10月8日创办的修业学堂,历经湖南省私立修业高级农业职业学校、湖南省立修业农林专科学校、湖南农学院等阶段。1951年3月,湖南省立修业农林专科学校与湖南大学农业学院合并组建为湖南农学院,1994年3月更名为湖南农业大学。 社科部负责全校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从本科到硕博研究生都由社科部教师上课,有哲学、中共党史、政治经济学、科社、自然辩证法五个教研室,自然辩证法教研室承担硕博研究生政治课,我在中共党史教研室,讲授中共党史。陈勇路任主任,张育芳任书记。 
        陈勇路主任大学考取的是湖南农学院农学系,但毕业时,被学校选派至人民大学读中共党史研究生,当时能选中,不仅成分要好,而且政治上要绝对信得过,在校表现和学科成绩要名列前茅,也是千里挑一的人物,陈主任有时在言谈中也表露出对当时未搞实学的遗憾。老陈为人善良,厚道、正直、俭朴,乐于助人,勇于直言,但思想不够开放,受陈规束缚较多,管理太细,魄力不足。我与他私交甚密,在农学院的一年半,在他家吃过四五顿饭,他善烹调,能做出很多家乡的特色菜,每次宴请我,菜肴都很丰盛,妻子也很贤淑,人也长得也不错。 
         老陈也器重我,想培养我,但当时我住愛妻单位,农学院在郊外,特别偏僻,长沙当年公共交通又很不发达,去农学院没有公交车可坐,我去农学院给学生上课,只能骑单车,来回达三个小时,往往在路上疲于奔命,感到力不从心。
        特别令我难以忍受的是学校的极左政治氛围,当时的党委书记季益贵是学历史出身,写过湘南起义的小册子。政治风波后,马上又是苏东巨变,中国政治急速左转,江泽民参观韶山毛纪念馆时,看到毛岸英写给舅舅两封信后,发表谈话,对此信大加赞扬。湖南省委在党报大造反和平演变與论,湖南掀起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新高潮。
          在这种政治大背景下,当时的书记跟得很紧,农学院决定利用1991年暑假,不让老师休假,大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社科部教师作为联络员参加各系讨论,并将讨论情况加以记录,再汇报给党委。我是农学系联络员,老师讨论时发言普遍很左,也很离谱,记得有几个老教师在发言中咒骂农学院出国不归的青年教师为汉奸和卖国贼,他们对这些卖国贼的激愤和仇视之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教师讨论发言一致的腔调是:戈尔巴乔夫是社会主义的叛徒,帝国主义的间谍,搞垮了苏联,中国如果不反和平演变,也会变成苏联,多数明里骂戈尔巴乔夫,实则批邓,批改革开放,觉得毛在“文革”十年搞阶级斗争是对的,反和平演变很伟大、很英明,大有重来一次“文革”、清算改革开放之架势。我在会上发言,强调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坚持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不能光讲四项基本原则,不讲改革开放,中国现代化要两轮驱动,一轮驱动,一旦失去平衡,会翻车的。后季升为教育厅厅长,因教育厅办公室建得太豪华翻船,人还是要实在,投机者终归要吃亏。
         社科部的政治学习也是多而冗长,两位领导都是大好人,但讲话一个比一个啰嗦,张书记讲话更冗长,真是令人苦不堪言。由于这段痛苦经历,后来我成为单位领导时,每当我讲话进入角色时,立即刹车停止。有一次岳父住院,我跟主任请假去探视,他让我搞完政治学习再去,那次我开了硬腔:我本来上午就要去看,由于上课未去,可以说为国尽了忠,下午我要为岳父尽孝,这样忠孝就两全了,主任终于准假。
        1992年,当社科部传达邓公南巡讲话时,教师都非常激动和兴奋,可以说欢欣鼓舞,两年多的政治雾霾终于被驱散,套在知识分子身上的枷锁再次被打碎,真是少有的轻松和自在。 
         在农学院的一年半,我也是过客心理,除了上课和政治学习以及完成主任钦点的工作任务外,由于专业思想不稳定,进取心也不強,也没有参与社科部任何人事纠葛,也不了解学校的具体情况,可以说完全是一个局外人。           
         但有一件事情印象很深,有一个年轻同事,人很内向,老实本分,当时已二十七岁,与一个女学生谈恋愛,女生怀了孕,当时人流在长沙各大医院已无需婚姻证即可,由于他与外界联系太少,在老家请了个土郎中做人流,导致女朋友大出血,送到校医室治疗,他们的事情就暴露了。按校规,女学生开除学籍,这位年轻老师也要受留校察看两年惩处。在社科部讨论时,我主张:因为这位年轻人是严肃认真的与女学生谈对象,而非玩弄女性,不涉及双方人品的瘕疵,留校察看两年处罚太重,建议改为严重警告,最后学校仍决定留校察看两年。
        还有一件事令我非常感动。一九九二年长沙铁道学院同意接受我来校工作,农学院也已批准。我去农学院时,资料室一位女教师让我看陈主任给我写的个人鉴定,是主任委托她寄出的,这个鉴定从人品、业务水平、组织能力三方面全盘肯定我,拔得很高。如果陈主任写了让我看,我倒不会感动。这个人非常讲原则,人很正直,我懂得,那是他发自内心对我的评价,我非常有幸,总是遇到生命中的贵人,至今想来,仍令人非常动情。 
       在农学院的一年半,是默默无闻的一年半,来去匆匆,无影无踪,唯有勇路主任的关愛仍时时刻刻铭记于心。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