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招忠博客

回忆、反思、实录。

 
 
 

日志

 
 
关于我

余本灞陵桥畔一种地之农夫,躬耕渭滨近五载,幸逢邓公恢复高考,始受高等本科教育,继读硕士、博士,在三尺讲台传道已逾三十三个春秋。因为亲历“文革”和改革两个历史时期,加之政治学专业之缘故,作为教授,余所有思考、研究、发声也主要围绕文革和改革这两个关键词展开。

网易考拉推荐

中小学文娱生活小记(原创)  

2017-01-20 10:28:49|  分类: 李招忠忆中小学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1965年上小学,1975年高中毕业,“文革”爆发前一年上学,结束的前一年高中毕业,中小学正好在“文革”中渡过,对十年“文革”有完整的记忆,也可以说是亲历者,本文仅仅从自己切身经历回顾一下当时中小学的文娱生活。
       我是1965年9月入学,当时记得清楚的记得,学校每周的少先队活动,大家都要唱郭沫若作词、马思聪作曲的《少先队队歌》,歌曲不仅旋律优美,而且充满革命激情,还描绘出少年一代未来灿烂辉煌的远景,唱的人热血沸腾,斗志昂扬,特别看到比我们高的年级的学生胸前飘扬鲜艳的红领巾时,那种羡慕之情油然而生,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在各方面力争上游,争取明年“六一”前成为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1965年6月1日,我光荣的成为一名少先队员,但“文革”中,少先队不存在了,我又成为一名红小兵,当少先队员的时间极短。其他还唱什么歌已经不大记得请了。
       “文革”开始后,由于很多作词作曲的人都成为阶级敌人,因人废言是中国的历史传统,“文革”尤甚,旧的歌曲和戏剧不能唱了。随着各地红卫兵的大串联,也带来了新的红歌,“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派人来”、“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等歌曲也慢慢传到了我们那个偏僻的山村小学,但这些歌曲在一般场合唱,只有在跳忠字舞那段时间特别流行,但“东方红”和“大航行靠舵手”两支歌,是学校每次集会的必唱之歌。后来传来了“毛主席语录歌”和“毛主席诗词歌”,大家最喜欢唱的语录歌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这首,短小精悍,铿锵有力,唱起来特有精气神,“毛主席诗词歌”歌曲大家最爱唱“红军不怕远征难”这首,“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这首在大小批判会上最流行,是为阶级仇恨火烧浇油的歌,大家越唱对阶级敌人越仇恨,唱着唱着,自然攥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往往歌曲结束后,被批斗的人所受暴力之苦数倍于前。当然鼓动阶级仇恨在文艺界早已开始了,1964年和1965年《三世仇》和《血泪仇》在全国公演,记得地区秦腔剧团在我们公社就公演过这两部戏。林彪事件后,毛泽东自己对林彪搞的个人崇拜降温,他老人家亲自指挥大家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国际歌》,之后风靡全国,成为班级和学校聚会必唱之歌。《大海航行靠舵手》听说是林彪搞的,林彪垮台后明令不让唱了,但《东方红》在整个“文革”十年中天天都响彻中国大陆云霄,不管政治风云如何变幻,都是第一个铁歌,长盛不衰。
        由于毛泽东批评说,中国戏剧舞台上都是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极少工农兵形象,“文革”开始后,传统戏我们本地人叫老戏禁止演了,代之以新戏,就是演工农兵的,演阶级斗争的,后来毛泽东的夫人,九大后成为政治局委员的江青搞出了八个革命样板戏,每天生产队的大喇叭中不停播放的就是这八个戏,很多歌词我都可以背诵,民间也是演这八出戏,不过在老家全部无一例外地都改编成为秦腔。
         我就读的小学,演的《奇袭白虎团》和《白毛女》两出样板戏在全公社有名。我读二年级的时候,三年级的班主任和语文教师叫漆至道,他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有朝鲜战争的亲身体验,在战争中还负过伤。他喜欢文艺,还会拉二胡,由他导演和排练三年级全体学生都参加的《奇袭白虎团》一炮走红,风靡全公社,也极大的活跃了班级气氛,对凝聚全班团结起了非常好的作用,当时我们特羡慕他们。《白毛女》这部歌剧是孙玉芳老师导演和指导排练,由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主演,孙老师是我四到五年级的语文教师,也是我的恩师,是小学教师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老师,她的事迹我的博文有专文记述。她是临洮师范毕业,在临师她在《白毛女》歌剧中扮演喜儿这个角色,人长得非常漂亮,身材细长高俏,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特别明亮。这出戏轰动全公社,好像孙老师也亲自在其中演过一场,在全县文艺汇演中也获得全县第一名的奖励。自己的老师名气大,我们自然也很自豪。
        “文革”大破四旧,社火被禁了,神庙被拆了,迎神赛会自然没有了,社戏也不存在了。传统戏的命被彻底革了,历史戏不能演,才子佳人戏也不让演,只演《三世仇》和《血泪仇》这些煽动阶级仇恨的剧目,“文革”中就只剩八个革命样板戏了,随你爱听不爱听,爱看不爱看,根本没有文化选择。尽管如此,人的天性还是喜欢娱乐,即使在没有文化选择的历史条件下,有文化娱乐总比没有娱乐强,当然只能唱革命样板戏了,记得当时演的最多的是《红灯记》和《智取威虎山》两出戏,舞台设置非常简陋,到演戏的时候,临时在各家找些长条凳子,还找一些平时各家打墙使用的木板,搭成戏台,当时还没有电,在戏台两边高处挂两个马灯用来照明,就可以演出了。本村人抬着自家的凳子坐着观看,外村人就只能站着看。老家人,春季忙播种,夏季忙收割,秋季忙土地整治和打碾收获庄稼。唱戏都选在冬季,大抵唱戏都在三九寒天,临下十五度以下的气温,寒风刺骨,有时天降大雪,大家顶雪看戏,脸长了冻疮,耳朵也冻烂了,脚冻僵了,也丝毫没有影响看戏的情绪,看到兴奋处,还要手舞足蹈,大喊大叫,碰上名角,还要跟着哼上几句。农村年轻人喜欢看戏,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去看东家的媳妇,西家的闺女,如果那家的媳妇和闺女漂亮,可以借机搭讪,这就出现漂亮女人站在那里,那里的人气就最旺,就拥挤不堪。要知道看戏是当时农村青年革命时代唯一的精神食粮,也是十里八乡年轻男女能够聚在一起的唯一场所。尽管贫乏、单调,我仍是乐此不疲,方圆十五里之内的戏几乎无一漏网。
     “文革”开始后,200多部电影被禁止演,其中批电影《清宫秘史》成为搞掉刘少奇的一枚重要炮弹,1966年到1970年,很多电影被禁,记得只有《地道战》和《地雷战》、《南征百战》等几部电影可以公演。学校那是没有大礼堂,白天无法看电影,晚上我们都回家,学校从来没有组织大家看过电影。那时,我年轻气盛,精力充沛,仅有的几部电影,每次演出,我最少看十遍,东十里,西十里,南十里,全都看个遍,只有北边有禹河阻碍,加上是山路,晚上不好行走,没有过河在北边看过。往往一部电影,很多对白我都可以背诵,情节可以全部叙述。当时都是露天电影,家乡尚未通电,靠电动机发电,观众要么抬着自家凳子,要么站在后面看。演正片前都要加演纪录片,都是政治方面的,有国家重大外交活动,毛主席和周总理接见外国领导人,也有开九大和十大会议的记录片,还有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的纪录片,我自幼喜欢政治,我了解当时中国政治很多就靠记录片,对看纪录片兴趣非常浓厚。最可怕的是片子由于演的次数太多,很多地方是断了修补的,演到中途突然片子断了,停下来要修补,长则半个小时,短则一二十分钟,使人内心非常烦躁。
     1975年7月14日针对文艺界对电影《创业》争议的批示中,毛泽东表达了对文艺界“缺少电影,缺少小说,缺少散文,缺少文艺批评”现状的不满,随之创作了一批文艺作品,像《青松岭》、《艳阳天》、《闪闪的红星》、《春苗》、《决裂》等,但总体上还是阶级斗争思维,还是塑造高大全的舞台形象,还没有跳出“文革”框架,特别是《春苗》和《决裂》是直接批邓小平的,出笼不久,四人帮被粉碎,“文革”结束,演出时间很短就被禁演。
       总体看,“文革”十年,文艺界一篇荒芜,可以说是文化的荒漠,我中小学时代的文化娱乐非常贫乏,也没有真正的文化选择,这是新中国历史上一个文化灾荒时代,不光破坏了传统文艺和革命历史文艺,也未能创造出一个“文革”文艺,因为就所谓的“文革”作品仅从量少来讲也是少得可怜,因为在那种文化专制主义的年代,政治局势常常变幻莫测,就是神也难猜得准,谁还敢冒坐牢杀头的危险创作。我辈中小学生长在这么一个时代,文化营养严重不良,就是吃进去的那些,也不能叫文明,只能叫文化毒素,非但不能滋养人,而且会危害心灵,通俗说,喝进去的是狼奶,只有尽快将其吐干净,方能够恢复人性,回归良心,唤回良知,真正成为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