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招忠博客

回忆、反思、实录。

 
 
 

日志

 
 
关于我

余本灞陵桥畔一种地之农夫,躬耕渭滨近五载,幸逢邓公恢复高考,始受高等本科教育,继读硕士、博士,在三尺讲台传道已逾三十三个春秋。因为亲历“文革”和改革两个历史时期,加之政治学专业之缘故,作为教授,余所有思考、研究、发声也主要围绕文革和改革这两个关键词展开。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张掖师专岁月之五(原创)  

2016-10-26 10:31:16|  分类: 李招忠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加酒泉和张掖两地的教育调查
     在张掖师专报到后,当时没有给我排课,只在杜胜年老师课堂安排了四节课,作为助教的实习课。1985年11月,9月份刚刚从副校长岗位上退下来任顾问的姜学龄组织了一个河西三地教育调查小组,姜任组长,具体任务是直接深入到张掖师专毕业生工作的中学,具体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重点放在调研这些毕业生的教学工作和品德素养,贴近我校毕业生实际,摸清毕业生的思想脉搏,调研完毕后形成报告,为学校改进学生品德教育和教学工作提出建议。因为我正好没有课,有幸抽调到调研组,由于年龄最轻,被姜委任为调研小组主管钱粮的人。负责办理入住宾馆和招待所的工作,还有结算调研小组需要支付的伙食费用。
    姜学龄,是甘肃民勤县人,生于1919年,1949年9月参加工作,长期担任山丹中学校长,张掖师专复办后,1979年9月-1983年9月先后任我校副校长、党委副书记。我入校仅一个月,他就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当时正在改革领导退休制度,在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到完全退休有一个过渡期,改任顾问,叫退居二线,不像一线工作那么辛苦,更多是给新班子提出建议和意见,他是属于张掖师专开拓者一代。其他成员有物理系的赵德贤,后来曾任师专物理系主任,中文系的杨国学,是个笔杆子,后来任师专教务处长,当时指定他撰写调研报告,教务处的于伟,配备一辆吉普车专用,司机姓胡。
      姜校长个头很高,长得魁伟敦实,说一口地道的民勤话,为人厚道、耿直,表达直接,遇到不爽之事,痛快表达,他是那种嫉恶如仇之人。校长在河西教育界很有知名度,是知名的老教育家。
       第一站我们跑的是酒泉地区,去了金塔县、玉门、嘉峪关、敦煌、安西、阿克塞、肃北等地,考察了县市中学,但主要精力花在乡中学,在嘉峪关市,我们走遍了乡村中学,还考察了四零四厂,是一个军工厂,当时保密很严格,我们进去要开证明信,我也没有看出什么奇特的东西,影响最深的是都是红楼,楼的排列横七竖八,很凌乱的感觉。除了考察,我们的文化生活非常丰富,这也是我第一登上嘉峪关长城,第一次参观敦煌莫高窟。敦煌艺术研究院的领导是姜校长的好朋友,给予我们参观优待,游览了十几个当时没有开放后来也没有开放的洞窟,但我不是专家,看时热热闹闹,看完后也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后来二次游览,直至去年全家参观,我第三次游莫高窟石窟时,我都全无印象。参观名胜古迹,都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特别像敦煌壁画这样高精尖的文物,非常人可懂。我也第一次游览了月牙泉,踩在细沙上,是那么柔软,当时月牙泉的水比现在大多了,加之参观人数少,景色都是没有经过雕琢的原生态,感觉非常好。去年全家重游,爱妻和娇女感觉很好,但作为第三次来这里的我,因为有比较,还是有失落感。一是人多,二是人为的过度开发和过度雕琢,失去了原生态感觉,历史感也没有原来强。
     安西的风,肃北的飞沙走石,阿克塞的多民族风情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安西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全年八级以上的大风日,超过两个月,堪称世界风库。由于风多风大,安西境内很难看到参天大树,植树造林时,所有的树苗必须先“砍头”才能定植生根;路边一排统一长着歪斜着但枝叶依旧丰茂的左公柳树。甘肃的风能发电可以五倍于三峡,是个巨大的能源宝库,也是清洁能源,有些地方已经建设了风能发电厂,但由于成本太高,尚未普及。在安西,在杨国学老师家品尝了冬天储藏在地窖里的西瓜,将传说中的“抱着火炉吃西瓜”变为现实,安西瓜其甜足以透心,特别是在寒冬吃西瓜的感觉,今天想来仍觉非常甜蜜。
     一进入肃北地界,飞沙走石。我虽然出生在甘肃,但大分吹着石子跑的景象第一次在肃北才亲眼见到,那真是飞沙走石大地狂。肃北是蒙古族自治县,整个县当时只有七八千人,以牧业为主。我们在酒泉地区的教育调查,肃北接待规格最高,有一位副县长亲自陪同。对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肃北中学教导处主人家里的干净和整洁,他的姓名我已经忘记,他是四川人,兰州大学物理系68级大学毕业,分到肃北中学,当时已经在这里干了18年。在这次教育调查中,见到过很多像他这种情况,扎根甘肃,为甘肃教育事业默默无闻地奉献自己的青春,更令人感动,这些外地人有很多担任了河西地区各个中学的领导职务。肃北飞沙走石,但教导主任家里干净的一尘不染,他住在学校分的两间平房里,当时的人都没有经济条件装修和美化,尽管非常简陋,朴素,但收拾的非常干净和整齐,窗明几净,表现出他对生活的热爱,在任何环境下,他都能够保持对美的追求,对美好生活的创造,至今想来,令人动容。
    阿克塞以民族风情著名。她隶属于甘肃酒泉,地处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交汇处,是甘肃省惟一一个以哈萨克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自治县,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哈萨克族自治县之一。生活着哈萨克、汉、回、维吾尔、撒拉、藏等11个民族。
      酒泉地区的教育调查大约搞了二十天左右后,我们回校休整了一周,又开始了张掖地区的教育调查。       
      张掖地区的教育调查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她是中国唯一的裕固族自治县,地处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有祁丰文殊寺景区、明花乡旅游景区、皇城景区、马蹄寺风景名胜区等著名景点。去肃南的路上,我看到了绮丽无比的彩色群山,我当时惊呆了。后来丹霞成为全国著名旅游景点,去年全家回张掖,去丹霞游览,原来丹霞就是我给妻女反复说的1983年去肃南看到的令我惊叹的名山。
     甘肃人招待客人最高规格是喝酒,酒文化独树一帜,喝酒有一套非常繁杂和严格的礼仪讲究,如座位如何安排,如何敬酒,如何打关,如何应关,都有一套严格规则和程序,谁如果不遵守,轻则罚酒,重则会得罪人,甚至产生纠纷,骂仗甚至打架。当然不知者不为错,若遇到外地客人,因为他们不懂这些礼数,大家也不计较。姜校长能喝酒,也豪饮,猜拳声音非常洪亮,特别首拳喊“两个人好”,用民勤话喊,声音非常独特,也非常好听。在多次酒场中印象最深的要数肃南教育局招待我们那场,2009年8月8日撰写的《我的酒缘》(原创)对这次招待有记载,其中写道:“记得大学刚毕业在一个师专工作,当时一个退下来的副校长带队,到一个少数民族县进行教育调查。这个民族是游牧民族,性格豪爽,喜欢喝酒。县教育局给我们杀了一只羊,整羊煮熟后,用手抓羊肉和白酒款待我们,我在酒席上就喝得差不多了,但当我回到招待所时,一个少数民族干部端着半小碗白酒,跪在我的床头,说我不喝下这碗酒他今晚就不起来。因为按这个民族习惯,客人如果没有喝醉,主人就没有尽到地主之谊,显得没有面子。当时我非常担心,如果这半碗酒喝下去,喝死怎么办。这位少数民族干部非常诚心,硬是跪了近一个小时,左劝右劝他就是不起来,我无奈,豁出来喝了这半碗酒,幸好没有出现问题,这是我饮酒史上最危险的一次,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姜校长酒量很大,我好像没有见过他喝多过,赵得学不怎么喝酒,杨国学和于伟可以喝。
       后来我要备考研究生,没有参加武威地区的教育调查。实践永远是最好的老师,调研永远是了解真实情况的最可靠的手段。教育调查前后仅一个月,对我了解甘肃中学教育情况特别是乡级中学教育现状收获很大,也对中国基础教育薄弱的感触非常深刻。
      一是师资力量薄弱。当时的中学教师主要是甘肃师大、兰州大学、西北民族学院、张掖师专等几所大学培养出来的。有一些是1964、1965年入学,“文革”中毕业,整个大学期间,基本搞政治运动去了,大学课程基本学得很少,特别是1970年前毕业的。后来虽然没有初期那么折腾,但始终把阶级斗争作为主课堂,生产劳动作为实践课,对文化课的学习冲击也非常大,还有一部分是少数民族出身的老师,几乎都是西北民族学院毕业的,招进去的时候分数本身低,按他们的话说,名义上是大学生,实际上连中学生都不如。还有一部分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程度更是参差不齐,有功底好的,也有底子非常差,甚至小学文化程度的上了大学。我们搞调研的时候,刚刚把他们调整出教育行业,让他们从事行政工作。那时,共产党选拨干部讲究选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等四化干部,他们正好都符合,后来这一部分人反而因祸得福,做了官,甚至大官,在县城最提码做个局长,在地区,最提码当个处长,当了厅级以上干部的也不少。业务好留在中学的,最好的当个校长,但一个学校才有一个校长,再说在官本位的中国,校长的权势和利益没有办法和官员相提并论,当然,现在反腐败风声紧,从平安角度讲,教育工作又受人青睐了。
       二是办学条件非常艰苦。从学生教室、宿舍、教工宿舍,都很简陋,办学经费也非常奇缺,教师工资低。
       三是老师的敬业精神令人钦敬。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老师备课认真负责,教学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师专学生因为刚毕业两三年,还未显山露水,也有极个别的担任了学校领导,都是原来有积累的,比如老三届中学生,他们上大学前已经做了好多年老师。
      这次教学调研活动实际上是我大学刚刚毕业的一次社会实践活动。姜校长对工作的高度投入,对事业的执着,虽然已经退居二线,还对学校工作投入全部心血和精力,他真城地想通过这次调研,给新领导班子提出好的建议,推动学校更好发展。现在看来,教育家和政客的根本不同就在这里,姜校长是一个教育家,他干事想的不是个人功利,而是学校发展。离开张掖师专后,我始终关注张掖师专情况,后来有了网络,我也经常上学校网站,看到很多报道姜校长心系学校,无私奉献的事迹。张掖工资不高,但校长几次从不高的工资中拿出几万的钱捐赠给学校,那是他省吃俭用存下来的养老钱,这是一种多么高尚的情操和境界!在大学刚刚毕业,有幸在他领导下从事这次调研活动,在他身旁接受其言传声教,他的一言一行,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很大影响,完全可以说他是我的人生导师中的一个,而且是刚刚参加工作这一人生关键时期出现的一位人生导师。
       教育调查结束后,姜校长给学校领导建议,让我去学校机关从事行政工作,他当时住在我房子的后面,还亲自找我谈这个事情,感谢老校长这么信任我,赏识我,虽然当时的大学毕业生普遍都把心扑在学术上,想走学术道路,不想染指仕途,不光我,我的朋友正元去校办帮忙两个月,牛主任也看上他,反复劝说让他搞行政工作,他也婉拒了。现在想来,老校长的确是我人生的贵人,那个时候,的确是风清气正,我和姜校长没有任何渊源,我这人的特点就是实诚,为人忠诚老实,做事认真负责,加上当时在调研小组中年龄最小,自然腿勤、嘴勤、笔勤,为调研小组做后勤工作还算出色,受到了老校长的肯定和赏识。
        老校长已于2015年12月仙逝,享年95岁,福禄寿三全,愿他老人家在天堂安息。
        感谢我生命中的一个个贵人,是他们在我人生的关键时刻,用一双温暖的手悉心扶持,我才能够一步步往前走,这些贵人,既是你心灵的导师,又是你前进的呼唤者,当你快步入老年之时,回忆起他们,你会深感在你的生命中出现这些贵人对你生活的珍贵,与他们在一起,会使自己的人格得到净化和品味得到提升。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