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招忠博客

回忆、反思、实录。

 
 
 

日志

 
 
关于我

余本灞陵桥畔一种地之农夫,躬耕渭滨近五载,幸逢邓公恢复高考,始受高等本科教育,继读硕士、博士,在三尺讲台传道已逾三十三个春秋。因为亲历“文革”和改革两个历史时期,加之政治学专业之缘故,作为教授,余所有思考、研究、发声也主要围绕文革和改革这两个关键词展开。

网易考拉推荐

师专岁月(原创)  

2016-12-08 19:05:23|  分类: 李招忠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7年7月,我在湖南师大研究生毕业,新学期开学前我到达张掖师专。
              早在1986年,我读研期间,在原来马列室的基础上创办了政史系,一套人马,两块牌子,丁耀光任主任,白玉英任书记,王克孝任副主任。开学后不久,马列室与政史系分家,王克孝任政史系副主任,主持工作,丁耀光改任书记,后来增补石玉亭为副主任,郑林科任马列室副主任主持工作。分家时,郑林科反复做我的工作,让我去马列室,并说他不久要调往兰州工作,让我接替他当主任,一则我想教专业课,不想再教公共政治课,二则我爱人在长沙,我也是想着调回长沙,解决夫妻两地分居,也没有考虑在张掖师专任什么行政领导职务,我最后选择留在政史系工作。
    我给政史系学生上《中国近现代史》课,还开设了《十年文革史》,记得是给毕业班开的选修课,同时担任《中国近现代史》原来自考没有过关学生的辅导课。中国近现代史好像开一个学期,记得刚开始与胡和勤共同教,胡调走后,1988年从甘肃师大历史系分来了石建国,我们两人分段讲授,他讲近代史,我讲现代史。当时,系领导对我也是照顾有加,没有课的时候,我可以住在长沙,自个搞科研,有课的时候去张掖上课。我算了一下,三年半大概一年半住在长沙,实际上在张掖的时间只有两年。
     在筹备政史系的时候,陆续从张掖地区中学调来了一些老教师,有张中的王克孝,山丹一中的党养性,民乐一中的王迎喜,还从404厂中学调来了甘肃师大77级的段国正。也陆续从各个大学分来了一批年轻人,有西北师大87届历史系的高荣、雷紫翰、周均发,西北师大政治系的侯富强。88届西北师大历史系的焦统骞、石建国、薛国庆,政治系的张革新、柴伟。兰州大学历史系88届的王小红和何新华,山东大学的郭丽,办公室主任是个女的,名字我不记得了,还有顾长兆、杜国富,正元分家时到马列室去了。加上老人手丁耀光、石玉亭、胡和勤、牛惠南、白玉英、任立刚,大约二十多人,与原来的马列室相比,可谓兵强马壮,年龄结构也合理。加上办了专业,政史系的学生在学校非常活跃,老师也有生气,在学校举办的各种活动中屡次获奖,在学校慢慢有响声了,系上的地位也在学校大大提升了。
    在政史系,我干了一件很积德的事情。当时自考班的中国近代史课程很难通过,它是国家主持的自考科目,难度很大,有二十多人没有考过。我接手这个班的辅导课后,花费了很多时间,用了很多心血,琢磨往年考题,出了四套模拟题,基本涵盖了中国近代史的所有知识要点,结果上次没有过关的同学在自学考试中全部过关。学生感觉我很神,会测题押宝。实际上,我根本不敢投机,还是从练好基本功入手,我的四套模拟题基本涵盖了中国近代史的所有知识要点,在复习时我又反复交待如何活用模拟题的方法,因为题型涵盖面广,出的题目当然逃不脱我模拟题的网络。
    政史系的学生的学风之好我今天仍记忆犹新。大家听讲非常用心,上课时,整个课堂都是学生记笔记的声音。下课时,很多学生围着教师讨论问题,交流思想,大家的求知欲非常强,对老师也很尊重。每次学生写课程论文时,总有几篇令人心动的作品,后来我在几所名牌大学任教,再也难见这么令我心动的作业了。
    这三年半,因为夫妻两地分居,可以用度日如年形容我的心情。那时候信息很不发达,我爱人家里虽然有长途电话,但整个师专只有总机才能够打长途。记得我每天要给爱人写一封信,这些信都保留下来了,现在还真成了珍贵历史文物。由于这种心情,政史系的事情参与程度没有在马列室的时候那么积极和踊跃,只是尽可能做好分内之事。
    由于当时的职称评审制度有问题,有时候无缘无故地被搅进是非之中。当时的职称评定是全系人员投票,连行政人员也参加,实际上把学术职称的评审搞成官员民意测验。记得当时王克孝和王迎喜两人同时评副教授,只有一个名额,我觉得两人都不错,但王克孝资格老,比王迎喜大学早毕业近十年,我决定投王克孝一票,当时王迎喜和我坐在一起,他给我递来笔,我当时没有接他的笔,他知道了我的意向,后来票数王迎喜高于王克孝,最后在学校评审中,评了王克孝。当时围绕评定职称的投票意向,单位往往分成两泼人,对人际关系伤害太大。
      这种事情在我和段国正评讲师时又重演了一次。段国正是77级,我是79级,但我是硕士研究生,当时是第一个回张掖师专工作的硕士研究生。最后投票结果,我在系上和学校都胜出,这就彻底得罪了段国正,要说在师专近六年得罪过什么人的话,就我知道的就是段国正老师。
     政史系老师的民主空气堪称一绝。当时政史系没有办公室,一般会议都是在办公室开,几位系领导坐在办公桌上,几个老资格的教师坐在两个沙发上,其他人都坐在凳子上。每次政治学习,在讨论发言阶段,没有人绕来绕去,说空话和套话,都是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毫无忌讳,直抒胸臆,真正体现了民主和自由。发言最生动有趣的首数党养性老师,他讲一口陕西话,声音洪亮,激情澎湃,讲到激动处,从沙发上站起来,唾沫四溅,两个眉毛上下跳动,手舞足蹈,全身心投入。我记得,政治风波过后,党员要重新登记,每个人都要表态过关。党老师的发言不拘一格:“总想跟中央,总是跟不上,原来说执行了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后来又受到林彪克己复礼思想的毒害,后来又错跟着华国锋,这次,谁知道,总书记会分裂党,咋真的没有这个政治觉悟”。在他的示范下,政史系的民主氛围即便是政治风波后,也是轻松的。我离开师专后,党养性担任了政史系副主任,天妒好人,不久即患癌症去世,他是我在师专见到过以后再也没有碰到的最有趣最生动的人。
     王克孝主任在这三年中对我照顾颇多。他是兰州大学历史系59年的大学生,俄文好,主要通过俄罗斯文献资料研究敦煌问题,在这个领域有心得,曾任民进张掖市委主委。他对我当时管理非常宽松,上完安排的课,就可以回长沙,自个搞科研,现在叫弹性管理。系上遇到一些重大问题,给我通报,也针求我的意见,尽量想让我多参与系上的工作,但由于我想早日夫妻团聚,对系上的事情总是采取少一事比多一事好的原则,不是太积极主动的参与。在我调动问题上他也非常开明,他是一个非常明白的人,做事勤奋努力,遇事考虑周全,处事非常谨慎,若能够辅之以宽阔之胸襟,则如虎添翼。
     在师专政史系,我与雷紫翰、焦统骞、杜国富加上数学系的李万同五人经常吃完晚饭后沿着国道散步,都是谈古论今,恰同学少年,激扬文字,当然有地域相近的因素,但最关键的是志同道合。当时我一心想的是夫妻尽快团聚的问题,焦、雷、李三位当时一门心思在备考研究生,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师专政史系的人事纠葛上,后来沸沸扬扬传出,以我为中心有一个团团火火,那纯属误会。
     1990年12月,我接到调往湖南农学院的调令,结束了张掖师专五年半的工作和生活,又开始了长沙八年半的教学和求学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