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招忠博客

回忆、反思、实录。

 
 
 

日志

 
 
关于我

余本灞陵桥畔一种地之农夫,躬耕渭滨近五载,幸逢邓公恢复高考,始受高等本科教育,继读硕士、博士,在三尺讲台传道已逾三十三个春秋。因为亲历“文革”和改革两个历史时期,加之政治学专业之缘故,作为教授,余所有思考、研究、发声也主要围绕文革和改革这两个关键词展开。

网易考拉推荐

廖一民:“文革”红潮回忆录(转自选举与治理网)  

2011-05-09 22:53:08|  分类: 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今年虚岁60了,“文革”开始那年上初中一年级。记得“文革”是在唱红歌(“革命歌曲大家唱”)、读红书(学习毛主席著作“红宝书”)、开红会(“忆苦思甜”会)、看红戏(“革命样板戏”)中,拉开序幕的。

   那时刚过了“三年困难”,人们饿得没精神,领导说要提振精气神,于是各单位组织开展“革命歌曲大家唱”活动。给我印象最深的歌,是李劫夫作曲的《我们走在大路上》,歌中唱道:“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毛主席领导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这歌很好听,也易学上口。还有才旦卓玛唱的以雷锋日记填词的《唱支山歌给党听》,歌中唱道:“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共产党教导我闹革命,夺过鞭子抽敌人!”这歌的词曲都很动人。唱得最多的红歌则有《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主要内容为:“毛主席是红太阳”;“党是俺的亲爹娘”; “千秋万代跟党走” ;“誓把敌人全埋葬”之类。大家唱着红歌;开着“忆苦思甜”的红会,会上请老贫农控诉旧社会地主富农压迫之苦,会中高喊口号:“牢记阶级苦,不忘血泪仇”;读着“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红宝书;再看着以“红孩子”、“潘东子”、“李铁梅”等为主人公的红戏,潘冬子小小年纪高举柴刀砍死地主胡汉三的英雄形象,李铁梅“仇恨入心要发芽”的激昂唱段,红孩子“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的嘹亮口号,使我们这些青少年热血直往上涌,盼望着早日有一天“杀敌上战场”。

  这一天终于来了,广播里发出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集中火力斗黑帮”的号召,“伟大领袖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1966年的一天,数学课下课铃响了,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堂课学的是“二元二次方程”,我一生的数学知识就到此为止了。授课的郭老师刚要走,被学生叫住,要他交待其富农家庭的罪恶,并叫他低头撅着(大弯腰,当时叫“坐飞机”)。我们班的副班长是一个平时老实木讷的同学,没想到他拎着一条带铜扣的皮腰带,上去就对老师抽了起来。我的座位在前排,我见皮腰带的铜扣抡向郭老师头部,一下便开了瓢,鲜血顺着老师的鼻尖滴了下来,流在地上一大滩。这情景令我永世难忘。

  中学生们发起成立了“红卫兵”组织,最先一批红卫兵是高干子弟,他们打人下手狠,并喊出“老子英雄儿好汉”、“天下者我们的天下,我们不干谁干?”、“红色恐怖万岁”等口号。师大女附中校长在操场上被一群女生活活打死了。不久高干子弟们的老子被打倒成了“走资派”,他们就蔫了。红卫兵上街“破四旧”,见着“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就打。由于暴力革命思想深入人心,这一切似乎顺理成章,用红宝书上的话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红卫兵们还有一套说词:“好人打好人,误会;好人打坏人,活该!”有人去八宝山,见到被打死者的尸体摞满一间间屋子,来不及火化。北京大兴、湖南、广西等地都发生了把“黑五类”全家“灭门”的惨案。

   我虽然没有动手打人,却差点卷进一场武斗。1967年江青提出“文攻武卫”,5月的一天,听说被我们骂作“汉奸”的对立面组织“红革团”要来“血洗”学校,我们头戴柳条帽、手拿铁棍,进教学楼固守,教学楼的一层门窗都用砖头砌死,像个御敌的城堡。那一夜我心惊胆颤,盘算着如果开打,自己是躲还是跑,结果幸好对方没有来。说到“汉奸”,是群众组织攻击对手的常用词。因中国有受外国侵略的历史,“文革”时代,除了“一盏明灯”阿尔巴尼亚,其他外国都是敌对势力“帝修反”,所以汉奸最招人恨。当年义和团主要就是杀“汉奸”(本国信洋教的人),还进宫想杀主张西化的“二毛子”(汉奸)光绪皇帝。“文革”中,戚本禹写文章要红卫兵学习义和团“红灯照”,激得红卫兵一把火烧了英国驻北京代办处,给主管外交的周总理惹了大麻烦。

 “文革”红潮越涌越高涨,毛主席一次次接见手捧“红宝书”的红卫兵,天安门广场成了“红海洋”。唱红歌发展成了人人必须边唱边跳的“忠字舞”,有首“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的红歌,是“忠字舞”的主旋律;读红书变成了每个人不可缺席的向伟大领袖的“早请示,晚汇报”,到了早晚一定时辰,由一人领头,众人均要起立,把红宝书捧在胸口,面向主席画像高声敬颂: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不做完这个仪式,不能上下班和吃饭。每个革命群众都要佩戴的红像章也越造越大,我认识的一位干部因调侃说红像章好似古代武将的“护心镜”,被当作“现行反革命”抓了起来。那时民间还没有电视,只有收音机,一年到头天天反复播几个红色“样板戏”,没有别的节目,以至我们这些孩子对红戏台词倒背如流。1967年底各省市都夺权成立了“革委会”,叫“全国山河一片红”,还出了纪念邮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两报一刊”社论则提出:我们不仅要彻底砸烂一个旧世界,还要建设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

  我跟我儿子说起这些往事,他怎么也不信,以为是天方夜谭,但那确是我们一代人亲身经历过的。我对他说,你若不信可以问任何一位60岁以上的大陆中国人,验证你老爸说的是不是事实。现在,他终于相信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