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招忠博客

回忆、反思、实录。

 
 
 

日志

 
 
关于我

余本灞陵桥畔一种地之农夫,躬耕渭滨近五载,幸逢邓公恢复高考,始受高等本科教育,继读硕士、博士,在三尺讲台传道已逾三十三个春秋。因为亲历“文革”和改革两个历史时期,加之政治学专业之缘故,作为教授,余所有思考、研究、发声也主要围绕文革和改革这两个关键词展开。

网易考拉推荐

往“左”转救不了中国(转自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2011-04-24 10:01:41|  分类: 重庆模式的倒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者按]实际上,我不大赞成用左派称呼他们,觉得用这个称呼太抬举他们了,因为这些人反对民主、自由、人权这些普世价值,崇拜暴君,讴歌强权,向往暴政,一句话,他们的理念最本质的东西是反人类,准确说,应该叫他们新法西斯主义,这也是他们和西方真正的左派的根本区别,但沿用原来习惯,我仍然叫他们左派。

       我一直在关注“左”的危险,也写了一些文章,觉得这篇文章很有见地,值得阅读。

         作者:赵光勇

       最近国内的政治气氛很是诡异,感觉要向“左”倾斜。越来越多的事件加深了我的忧虑。最典型的就是所谓的“唱红打黑”好似要推广开来,主管组织的领导人为重庆站台,好像是说“重庆为解决社会难题提供了新路”。重庆方面呢,于是精气神暴涨,要求媒体循环播放36首红歌,争取做到人人会唱。

  上次看一个关于监狱里运用红歌改造服刑犯的新闻,说是召开一个全国范围的经验交流会,包括了笔者家乡在内的八个省份。联想到前段时间山西交城帝王般的前领袖陵寝,感觉“左”的潮流扑面而来。以前还是“乌有之乡”之类帮闲文人的梦呓,而今似有穿越回去的趋势。

  政治谱系中的“左”“右”之分,无所谓对错。源于法国大革命的“左右”之争,本意为区分激进与保守,后演绎为公平与自由的价值之争。“左派”反对私有制以及由此而来的社会不公,倡导运用国家力量实现社会和个体的“解放”,有强烈的改变和救世冲动。“右派”认为自由至上,反对国家对经济生活和个体私欲的干预,限制国家权力,捍卫个体权利,有浓厚的保守情结。 因此,用有的学者的话说:“左派”为民众争权利,“右派”为民众争自由。

  在西方世界,由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是私有制,“右派”便指的是保守的、为私有制和不公平辩护的、反对社会主义的理念持有者;“左派”则是激进的、倡导社会公平和福利国家的、主张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集合。“左派”要革命,反政府;“右派”维持现状,支持政府。两种理念的辩论与竞争,推动了西方社会的发展进程。正如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所言,二十世纪两大制度进行殊死的较量,结果是越来越变得像对方。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学习,学习宏观调控、国家干预和国家福利,于是有了西欧、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学习,学习市场经济、政治民主和社会开放,如此才有了社会主义所谓的“活力”。

  中国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是其目标,至少在理论上是如此。因此,“左右”之分在中国便具有和外部世界不同的涵义。“左右”的理念在全世界都是一致的,但在对待政府和现状的态度上,“左右”正好掉过来了:“左派”为现政权辩护,反对改革,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右派”则是坚决主张要改革现状,要“变法”。当然,不可否认,“左派”也日益对现状不满,开始将矛头指向各级贪官污吏,这也许是和“右派”自由主义者惟一的交集。

  在中国,自由主义者、民主主义者,甚至民主社会主义者,似乎都被认为是“右”了。而“右派”则有主张强大国家、强大政府的新权威主义者、民族主义者,还包括怀念改革开放前路线的所谓“正统社会主义”者,或者叫“毛主义者”。有人说,前几年的“新左派”和自由主义者之争,“新左派”胜出。胜出的原因据说是其代表人物汪晖在国内外尤其是国外很受欢迎,话语权显赫;而以朱学勤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却受到打压。

  这样的逻辑是站不住脚的。自由主义者受到打压不是因为其辩论不过“新左派”,而是某种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原因。而汪晖在国外受欢迎,就怎么证明了“新左派”赢得了这场争论?中国的“左派”或者是“新左派”在国外很有市场,这是不争的现实。但真正的原因是我上面所说的,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学习的需要。在西方学者看来,金融危机后,西方资本主义似乎出现了问题。于是他们将目光伸向了中国,以为高速发展的中国有什么成功的秘诀,也许就是西方世界的救命稻草。正如一个朋友跟我讲:“左派救世界,右派救中国!”

  然而在我看来,西方学者对中国“左派”的欢迎是搞错了状况。中国的成功道路和西方没什么不同,从中国学不到任何可以克服资本主义的终南捷径。中国的“左派”都是“说谎者”,典型的鸵鸟主义,对中国的现实视而不见,一味高谈阔论,或者助纣为虐,误导政策;或者煽风点火,蛊惑民粹。这样的“左派”不仅救不了中国,更救不了世界,惟一能够救的是自己。不信请看捞取了名和利的司马南们。

  我曾经是一名新权威主义的拥趸者,当年读书时对潘维教授佩服的一塌糊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转变的,而今不惑之年,已经是一个坚定的自由主义者了,准确地说,是一个自由主义的社会主义者。这并不矛盾,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人的解放”,是“实现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社会主义没有错,“左”更是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词汇。但是,前三十年的“左”偏离了社会公平、自由平等的本意,如同列宁背离了马克思一样。“秦始皇加斯大林”式的“左”带给民众绝不会是福利,丧失了个人自由的“左”只是换了名头的专制枷锁。

  因此,“左”转是世界的潮流,但不是我们的未来!由于对现状的不满而站到了“左”边,无异于饮鸩止渴,虽然一时的饥渴可以缓解,但最终会丢掉性命!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